或以城罹_HuoyiCL

高三已进入异次元无网络……
动漫控,声优控,男神众多,萌各种cp,黑发控,金瞳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今天终于看到了期待了好久的爵迹!太棒了!我已经鸡冻的睡不着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人间兵器》

 《人间兵器》
4.
柱间像往常一样走向河边。
可是,这次,有点不寻常。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柱间警惕的缓慢向河边移动。
忽然,他看到了浑身是血的斑。
“斑……”柱间顿时慌了阵脚。连忙跑过去,检查斑的伤情,完全失去了作为忍者该有的冷静。
“斑,你怎么样了!”将斑抱在怀里,柱间见斑没有苏醒的意思,开始检查他的伤势。
“啊,好过分,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斑的身上有着各种手里剑的划伤。更有几处要命的伤。
“嗯……”怀中的人因为疼痛而呻吟了一下。随即便没有了动静。
好在柱间会治疗,淡绿色的光让斑的伤口开始愈合。
可是,在斑胸前的那几处要了命的伤口,却怎么都不愈合。
鲜血还在不停地流,柱间忽然想到了他的弟弟,浑身是血的,在他的怀中断了气。
想到这,柱间忽然被恐惧侵袭。
像是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柱间感到眼前一片黑。
“拜托,斑,不要死啊……拜托了,斑,别离开我啊!”
柱间更加着急了,全力的治疗着斑,可惜,斑的伤势并没有好转。
“斑!醒醒啊!斑!”
忽然,柱间感觉怀中的人好像动了一下,随即,举起了手,放在了柱间的脸上。
斑的眼睛并没有睁开。
柱间突然笑了,将手覆在了那支冰凉的手上。
“斑,一定要活下来啊!”
昏迷中的斑感到好像有人在叫着自己,是谁啊,好烦啊……好想接着睡啊……眼皮好沉……
原本是被父亲大人派去执行一个艰巨的任务的。同行的还有四五个宇智波族人。
可是由于大意,一行人不小心落入了敌人的陷阱。
另外四五个像是接到什么任务一样,迅速的撤离了战地,只留下斑,孤军奋战。
斑,很强大。但是年幼的他也敌不过一大群成年忍者。
斑,很强大,足以从陷阱中“全身而退”……只是……代价有点大……身上多处重伤,那些忍者为了杀他,要和他同归于尽。
锁链的束缚,使他的胸口被刺中了多剑……
杀光在场所有敌人的斑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浑身上下全是伤口和血液,完美的诠释了宇智波的杀人兵器的这个说法。
斑不怕死亡,倒不如说期待着死亡,可是,还在流着血的他,一步一步的走着……
想再见见那位少年,那名对于自己来说很特殊的少年……最后,想再见见他……
带着这样的想法,斑艰难的走到了河边,依靠着一棵树,最终由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很温暖……是有什么人在为自己治疗么?是谁呢?……
斑,渐渐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淡绿色的光,映着一个西瓜头。
“啊!你醒了斑!不要乱动,我帮你治疗!”
“啊……”斑觉得嗓子好痛,说不出话来。
“斑,你刚醒过来,先不要说话,好好休息吧!”
于是,一阵无言。只听到流水的哗哗声。
【为什么要救我。】
【我只是个杀人兵器,没有人会在意我。没有人会为了我而伤心,哪怕我死了……】
【为什么不放任我自生自灭。】
【明明……答应了父亲大人……杀人兵器不需要感情……为什么……我会这么高兴……】
【斑……答应我……别死……别离开我……】
【因为,斑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人。】
……
在柱间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将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他让虚弱的斑倚靠着树“嗯,一切都ok啦,住不过斑的有些伤口会留下疤的。”
“哦,这个不用担心……我从小特殊的体质,受伤了恢复的会很慢,但不会留疤……哎!你在干什么!好痛!”斑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把他按在地上又拉来他胸前衣服,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没有和人接触过的斑顿时红了脸。
“真的不会留疤哎!完全好了啊!和原来的皮肤一样哎!啊!抱歉抱歉!”看着斑红透了脸,柱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
“内个……我对不知道的事物很好奇……一激动起来,就这样……内个……抱歉!”
“你的力气还真大……”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刚刚柱间只用一只手就束缚住了自己……

手腕已经红了一圈,在由于常年不见光而导致病态白的皮肤上异常明显。
“啊!抱歉!怪不得,刚才给你治疗的时候你的伤口很难愈合呢!……不过啊……我今天才发现……斑的皮肤超好呢!是为什么呢?而且好白!像是常年不见光的白哎……”
柱间还没说完,斑刚才好不容易缓回来的脸又刷的一下红了。
“总之,谢谢了……我先回去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斑,柱间突然笑了。啊!这样的斑好可爱!
不过,斑是什么体质呢?等我查完了,再告诉他吧。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柱间再也没有在河边看到过斑。
没想到,再次的见面,竟然在……战场上……




——tbc

( ̄▽ ̄)"打了好多的字~


《人间兵器》

 《人间兵器》
3.
今天,又是阴沉的一天。
柱间在今天,失去了他亲爱的弟弟。
他亲眼看着弟弟的棺材缓缓下落,然后渐渐被泥土掩埋。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战争就好了。”
可惜,还是被父亲打了。
“放弃你那种天真的想法。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战斗,直到胜利的那一刻。如果不战斗,就无法存活下去,就像你的弟弟一样,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希望世界没有战争只有弱小的人才会有的无聊的想法。”
听着父亲愤怒的话语,柱间倔强的扭过了头。
柱间突然想到了那天在河边偶遇的男孩子,那个带着锁链的孩子。
那是唯一一个能够安静的认真的听自己想法的人。
好像再见到他……斑……
一开始只是想在河边散散心,没想到遇到一个正在打水漂的男孩。
当时柱间唯一的想法就是,水漂打的太烂了……
他就想上前指导指导他,于是,偶然的,看到了少年手上的锁链。
斑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并且对自己的吸引力很大。
柱间开始想了解他。
然后,柱间又一次来到河边,郁闷的望着奔流不息的河。
“哗啦哗啦”
柱间知道,斑来了。
“你怎么了?”看着柱间一脸颓废的模样,斑关切的问着。
“没什么……”柱间望着河流,闷闷的回答着。
“怎么了,又被你的父亲打了?”看到柱间脸庞的淤青,斑说“你又在他面前说什么了?”
“我只是想要和平而已……”闷闷不乐的回答着“我的弟弟死了……”
“他牺牲在了战场上……”
“他才很小,就要上战场。我想保护他,可是我没尽到哥哥的责任……他本应该快快乐乐的生活着……我……哎?”
说着自己不开心的原因的时候,柱间忽然闻到一股清香,随即他才反应过来,斑抱住了他。
柱间能感受得到,斑的心跳偏低的体温,以及……自己加快的心跳……
“感觉好点了么?”短暂的寂静过后,斑松开了柱间,坐在了他的旁边“……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泉奈就会这样对我,这样……算是安慰吧……”
“泉奈?”
“嗯……我的弟弟。”抱着膝盖斑缓缓开口“我大概……有四个弟弟吧…如今好像只剩下泉奈了…”
“大概?怎么会连自己弟弟都不知道?”
“恩……因为父亲大人从小就不让我见我的弟弟们,也不会让他们到我那去。但是泉奈会来陪我说说话……我觉得泉奈就是一道光……我生命中的光……”
“我不太理解失去弟弟的感觉,但我想,如果是失去泉奈的话……应该会很痛苦吧……”
“因为我从小就不怎么和人交往,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一个人……所以…这个……你心情好点了么……”斑有些尴尬的不知道瞅哪里,等到回看柱间的时候,发现柱间就在看着自己。
“谢谢你……斑……”
你是唯一一个,会在乎我的感觉的人……
你果然,对于我来说……是最特别的人……
——————————————
“斑……”
看着手中刚送来的战帖,千手柱间忽然想到很久以前的事情。
这时,千手扉间走了进来“大哥,宇智波送来的战帖……”
“嗯,接受了……准备这最后的战争吧……”
“好的,大哥。”千手扉间转过身去走出了房间。
“宇智波……斑……么……”千手柱间望着战帖上张扬的签名,宇智波的族长,宇智波斑。
“原来,你叫宇智波……”
收好战帖,拿好卷轴,千手柱间也走了出去。
如今,你会怎么选择……斑……




——tbc


《人间兵器》

 《人间兵器》

2.

幼年的斑在没有任务可以做的时候,鬼使神差的站在河边打水漂。
由于沉重的锁链,使年幼的斑很难掌握手中的力道。扔了几个都沉落在水中。
“打水漂不应该这么打,你的手再抬高点就好了,这点是技巧。”
背后突然冒出这个声音,吓了斑一跳。
还没等到他回过头,一个石头就成功的到达河的对岸。
“因为某些原因,我的名字不能告诉你。你可以叫我柱间。”
没有理会西瓜头的声音,斑高抬了手,扔出了石头。
可柱间分明看出来了,那是扔手里剑的手法。
柱间立马断定他是一名忍者。
可惜,石头还是落在了中途。
“我叫斑。”
许久,宇智波斑突然说到。
斑转过身时,虽然声音很微小,但柱间还是听到了,锁链抨击的声音。
“哎哎哎?怎么回事?”柱间一把抓住斑的手腕撸开袖子,发现了手铐一样的东西。
斑给了柱间一拳,拽好袖子,“请不要突然扑过来。”
“啊,抱歉抱歉。不过,为什么会有这个?”坐在斑的身边,偏过头问道。
“哗啦哗啦”斑不自在的掩饰了一下,“这是从小父亲大人给我带上的。”
“你的亲生父亲?为什么?”
“因为父亲说我不需要感情。并且所有人都很怕我。”
斑看向柱间,“你不怕我么?”
“不会啊,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厉害的!”柱间象征性的举起自己的拳头。
“不过,你会这样,也是因为战争吧。果然,战争这种东西就是要停止!”扔过一块石子,柱间又在地上寻找合适的石子。
“要停止战争?”
“是啊,今天和父亲争论,却被打了。”解气似的,又扔过一块。
“是么……可是我的父亲说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战争……”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锁链,斑小声地嘀咕着。
“斑!”
声音虽小,却还是让柱间听到了,柱间叫住了斑,严肃的说,
“……斑,你听我说,每个人的存在都有着不同的意义,我相信你的意义不会只是战争的!”
————————————
“斑大人,该出发了!”看到自家族长陷入沉思,仆人好心的提醒着宇智波斑。
思维从回忆中被拉了回来“嗯,好的……准备和千手决一死战吧……”
抱歉啊,柱间,果然,我的存在,还是为了战争……作为宇智波的......杀人兵器。




——Tbc

被关注了!好高兴!o~(_△_o~) ~。。。

《人间兵器》

 《人间兵器》
Cp柱斑,微扉斑,泉斑
P.s.斑有特殊体质,此文章与原著剧情没多大关系
第一章
“吱”的一声,陈旧的门被推开,灯光溜进了漆黑的屋子。
“大人,禁闭结束了,族长找你。”仆人的声音从门缝中挤进来。
只听“哗啦哗啦”的金属碰撞的声音,门被打开。宇智波斑走了出来,手腕上脚腕上以及脖子上,都带着锁链。
由于突然见到光明,宇智波斑条件反射的挡住了眼睛。
在黑暗里,根本分不清时间,已经……是早上了么……
“哗啦哗啦”的声音经过走廊,来到宇智波族长所在的地方,在门口,斑稍微停顿了一下,微微整理一下心情,走了进去。
族长的状况,不太好。
来的时候,这样被人告知。
可是,当斑看到真实情况后,却发现,仆人们已经往好了方面说了。
床上的人,几乎没有生的气息。
“父亲大人,我来了。”
无表情的站在床边,许久,没有回应,久到人们会以为床上只是具尸体。
突然,宇智波族长一把抓住斑的胳膊,死死的抓住,力量之大,都让斑都怀疑骨头是否断裂。可是斑什么表情都没有,好像那胳膊不是他的一样。
“咳咳……”咳嗽了几句,宇智波族长挣扎着说,“我不行了,宇智波就交给你了。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宇智波灭亡,无论如何,宇智波不能输给千手,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这场战争一定要胜利!”
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田岛像是回光返照一样,顺溜的一口气说完,越说越激动。
“好的,父亲大人。”还是没有表情,宇智波斑只是抬一抬眼皮,向田岛点头示意。
田岛笑了,满意的躺了回去,因为他知道,斑,是最听他的话的,他如果说了,斑便一定会做到。
田岛摆摆手,示意斑可以出去了。
“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宇智波斑走出了房间。门外,仆人正在低着头等待着。
“斑大人,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宇智波的族长了。应上任族长的话,现在该和千手开战了。”
随意的看了下低着头的仆人,斑答应了一声。
“好的,我就去准备。”
再次回到禁闭室,其实,这里就是斑的房间。在整座宇智波大宅中的“清静”的一处。
清静到没有人来到这,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

这就是宇智波斑生活的地方,能够允许走动的空间范围。也是宇智波的终极王牌——人间兵器住的地方。从小到大,允许活动的地方。

脱下便服,换上作战的服装,掩饰好手腕脚腕以及脖子上的锁链,背好团扇和镰刀,走出了房间。
但走起路来还是掩饰不掉“哗啦哗啦”的锁链撞击的声音,也更加掩饰不了一路上族人们的畏惧……以及鄙夷的眼神。
这锁链,是从小父亲大人亲手给自己带上的。

父亲大人从小就跟自己说杀人兵器,不需要感情。

自己做的,只是把眼前的敌人杀光就好了。

只是......

抬手摸了摸脖子上项圈一样的东西,宇智波斑罕见的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他。
下次见面的时候,问问他的全名好了。




——Tbc

第一次写文章╮( ̄▽ ̄)╭好紧张~(~o ̄▽ ̄)~o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鞠躬】